看点

网上访谈: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精准发力?
全国2017两会特别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省妇联副主席程萍等三位代表
编者按
“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能否抓好“三农”问题,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全局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三农”工作的主线。2017年初,广东省召开全省农业工作会议,对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全面部署。强农业,供给侧改革如何精准发力? 2017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省妇联副主席程萍,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广东省肇庆大华农生物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瑞爱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强农业,供给侧改革如何精准发力”为主题,与网友互动交流。

  访谈简介

  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精准发力?

  时间:2017-03-12 16:00:00

  地点:人民网

  访谈背景

  “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能否抓好“三农”问题,对于中国未来发展全局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把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三农”工作的主线。2017年初,广东省召开全省农业工作会议,对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全面部署。强农业,供给侧改革如何精准发力?人民网邀请三位专家为您解读。

  访谈回放

 

  •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两会访谈,我是刘曦。在今天节目我们请到了三位嘉宾,她们分别是: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农业厅副厅长、省妇联副主席程萍,欢迎您。

  • 嘉宾程萍

    大家好。 [15:33]

  • 主持人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欢迎您。

  • 向晓梅

    网友朋友们好。 [15:33]

  • 主持人

    以及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广东省肇庆大华农生物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瑞爱,欢迎您。

  • 陈瑞爱

    网友们好。

  • 主持人

    欢迎三位嘉宾的到来。我们都知道我们国家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三农问题,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4年聚焦“三农”工作,第一个问题问一下程厅,目前广东围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了哪些成效,并且这些成效之外我们还面临哪些问题?

  • 嘉宾程萍

    应该说围绕着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对于整个广东农业的发展,我们制定了“十三五”规划,而且围绕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现代农业发展规划,同时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对于我们像雷州半岛、粤东、粤西、粤北不同的产业进行了全面的规划。

    第二大方面就是创新驱动,支撑产业发展。应该说广东这些年,在科技创新上面,尤其是在农业科技创新上面,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我们农业厅在去年建立了广东省的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同时启动了20个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的创新团队,有一批科学家围绕着广东的主导产业、关键领域、重大技术进行联合的攻关,有一支稳定的农业科技创新队伍。同时我们成立了一些省级的重点实验室,省级的创新孵化平台,“双创”基地等等,来打造从研发到产业化的平台,加快农业科技创新。我们2016年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了65%,在全国稳居第二位,仅次于江苏。

    第三,广东重视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特别是近几年农业龙头企业,我们有3000多家省级的,国家龙头企业有50多家,而且在未来我们准备培育100家农业的上市公司,像陈总这里也是属于农业的上市公司。所以我们希望在新型的主体上面,通过主体的带动,带动广大农民的增收致富,包括像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这几年发展也非常的迅速。像我们的农民合作社已经超过4万家,我们家庭农场超过1.5万家,发展也是非常迅猛。

    第四,重视品牌和质量安全。因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于品牌的意识更加重视,我们省农业厅在2014年启动了广东省的十大名牌农产品的评选活动,在广东两年一次的评选,目前我们评了150个广东十大名牌,树立了一系列广东自有的品牌,这几年除了十大名牌以外,我们省农业厅还组织评选广东省的名、特、优、新,就是把具有地理标志广东独特的产品挖掘出来,然后通过品牌、通过标准化做大做强。应该说在广东全省各地兴起了标准化的热潮。

    同时,质量安全这方面,这些年我们非常重视,健全了全省的质量安全队伍。地市和县级市,90%以上县级都建立了农产品安全的检测中心,乡镇一级以及村一级也有快速的检测站,像我们乡镇的农技推广站,还有一些检测站,都是具有快速的检测能力,而且他们每天都在所在的乡镇进行地毯式的检测,来确保我们广东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所以,这些年我们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合格率都在96%以上,像奶制品都是连续几年100%,禽类的产品都是99%以上,所以在农产品质量安全上,我们应该是走在全国的前列。

    同时,这几年我们也抓生态农业的发展,对于生态的保护大家更加重视,推行绿色农业、清洁生产,同时化肥和农药的零增长等等,这一系列行动,加快我们对于环保的支持。

  • 主持人

    刚刚程厅长从五个方面给我们梳理了广东围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的成效,同时又面临哪些问题,我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 嘉宾程萍

    对于广东来说,农业面临的问题,一个是保障农产品的安全供给应该说广东的压力还是比较大,因为广东是一个人口大省,我们的地比较少,我们人均耕地只有0.4亩,所以相对于北方的城市来说,我们农产品安全的供给,一方面是确保粮食安全;另一方面,在农产品的差异化上面,我们可能还是需要从外面调进,比如肉类,我们口粮是能够确保广东自己的口粮,但是我们肉类60%还需要从外面进口,还有像水果、蔬菜这些差异化的需要从外地进口。

    第二个我们农产品的供应跟人们不断增长的对于优质产品、对于绿色产品的要求,应该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因为老百姓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我们要保证优质的农产品、安全的农产品、特色的农产品,不断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个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第三个环境的承载压力,因为我们复种指数比较高,要不断的加大对于环保的支持力度,才能缓解环保的压力。

  • 主持人

    我们知道去年广东省出台了《关于广东省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把农村的产权制度作为改革的首位,能不能简单的和我们分享一下目前这项工作的开展情况。

  • 嘉宾程萍

    广东省的产权制度改革重点,一个是农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确权登记,这个工作目前进展的非常顺利,目前我们已经是有测量实测的土地面积达到了1900多万亩,占我们现在3600多万亩耕地的,我们达到了52%点多,就是确权登记农民的进展应该说还是非常顺利,特别是有些市,像惠州、中山,还有一些地方推进的速度都非常快,有的地方都达到了80%的确权登记,应该说这是为今后的土地流转和适度的规模经营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另外,我们在集体资产的清产核资,广东我们已经进行了80%以上的清产核资,大概有4800多亿的集体资产,都进行了第一轮的清产核资,而且在市、县都建立了集体资产的交易平台、信息化的平台,这样有助于下一步资产的流转、交易等等。

  • 主持人

    最近我们也知道大家都在谈论互联网+。现在是迎来了互联网的时代,尤其当互联网跟农业结合的时候,那么这个话题我们就可以展开聊了,围绕着互联网+农业的发展上,广州有哪些思路,想请三位嘉宾分别谈一下,首先还是请程厅。

  • 嘉宾程萍

    应该说现在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我们的农业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我们互联网的时代已经来临了,所以这几年我们广东省的互联网+现代农业的发展非常迅速,“十二五”期间我们广东省启动了农业信息化的工程。我们做了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个是在公共信息化平台上整合各种的涉农的资源,把科技的、市场的、种养业的资源整合在同样一个平台上面,这个综合的公共平台,就可以针对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以他们的信息指导我们的生产,包括调结构,我们有一个大数据。

    第二个就是信息的网络化,在整个生活过程,现在农业生产,特别像畜禽规模化养殖,基本实行智能化,用互联网的方式使他们的整个生产过程智能化。像有些养鸡场都用机器换手,就是机器人,整个生产过程不用人进入车间,所以生产的智能化上面广东实施的非常好,特别是像湛江一些地方种植香蕉,他们可以在手机上面看到在哪施肥、施水,都可以实时监控。

    第三经营网络化,也就是大家现在的互联网,过去认为生鲜农产品通过互联网买卖都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这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农产品电商对接品牌的发展,我们广东目前已经超过十万家农产品的电商企业,而且在淘宝网上单品农产品的交易量广东也是排在全国的前列,所以我们有揭阳的淘宝村,还有新兴的淘宝县,这样的地方应运而生,农产品的电商应该说成为了一种趋势。

    第四是服务的便捷化,现在不光是信息化来给农民指导生产,给他们推送一些生产信息,我们现在也有一些电商的企业来开展众筹、众包、点筹,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我们的订单农业和定制式的农业,我们从去年开始也推行这种方式,使得我们的农业不像过去丰收了以后就出现卖不出去,或者买难卖难的问题,价格忽高忽低的问题。我们在生产之前就可以预订,比如全国各地的朋友很多地方没有吃到过荔枝、龙眼,他们就可以在网上说我要吃什么品种,我要吃什么样的,我要多少斤,可以先预定以后把单下到我们的生产基地,下到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就可以形成定制农业,我觉得这是未来的趋势。

  • 主持人

    我们请向所长从您的角度谈谈电商进农村。

  • 向晓梅

    因为互联网+农业关键是电商下农村,就是解决产需衔接的问题,因为对农产品来讲,现在出现很大的矛盾就是可能丰产不丰收,他产量高了可能卖不出去,价格下降了,而且消费者也很难买到新鲜的、品质好的农产品,所以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说电商下农村是提供了非常好的渠道,而且会倒逼我们的生产者,就是种植户、养殖户根据消费者的情况调节他的生产,将来他会在电商平台上形成一种大数据,就是消费者的大数据,来解决一些定制生产的问题。所以倒逼生产结构性的调整。

    如果要把电商下农村这个网络构建好的话,那么很重要的是要解决农村的网络问题,就是我们要建四级,市、县、镇、村四级的电商物流平台、物流的通道。特别是县以下,就是县、镇、乡的物流配送体系是关键,就是电商要网上订货,很关键的是物流配送,而且是成本比较低廉的配送,这个问题如果能解决就解决了电商下农村的问题。它既是一个流通的环节,一个商业模式的创新,同时也提升了产品对市场的适应性,就是我卖得出去卖得好,也能降低成本,我们就鼓励我们的农业龙头企业,或者千家万户专业化的农业生产者去对接我们的电商平台,消费者也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来买到农产品。所以,这也是方便了我们消费者。这个流通领域改革对于农户来讲,确实意义很重大。对消费者来讲意义也很重大,这就是解决一个产需衔接的问题。

  • 主持人

    我们说到电商进农村,我想陈董应该是有着非常深刻的体会了,您能不能从农企电商的角度谈一谈,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 陈瑞爱

    我觉得是这样子,目前电商对于农业来说帮助很大吗?不算帮助很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关键在于生产出来的东西,相当于只是把它的销售模式改变了一下,但是销售模式跟销售量这个之间的关系还是应该在于需求跟供应的问题。如果说供应的东西还不是需求的东西,电商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有一点,如果把电商这块作为一个数据模型,能够真正把终端的消费需求量,广东的生产量、包括产地,说能够通过电商是统计一个量,如何把产地、产量做一个规划,我认为这个可能会逐步、有序、有依据地提供准确的数据,我觉得会起一些这方面作用。

    另外,电商这块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引导。我们现在国家劳动力平均年龄是57岁。如果都在这样的年龄段,他怎么能够承担得起生产优质的、精品的农产品?无论是工具,无论是手段,无论是技术,他的能力应该达到。那么电商首先要有盈利,盈利以后从销售端到组织端,就是采购,采购就要往下面走,生产。通过电商可以组织新生、专业的力量,可以组织一些有专业、有技术的力量,或者组织专业合作社,首先从专业合作社里面把整个这块的劳动力做一些更优的、更有活力的、更有设计能力的调整,我觉得是有点好处。

    还有应该能够活跃农村的农田,还有生产者这块的经营,因为我们知道农业除了加工以外,原来农业生产没有工商登记,那电商你敢买吗?买了以后老百姓的消费能追溯吗?也追溯不来。所以我觉得首先源头的基础更扎实,电商的发展才能带动农村繁荣,才能出好产品。

  • 嘉宾程萍

    这个地方我补充一下,刚才陈总谈到的这个,还有向所长谈到的这个,广东这几年的互联网,首先是说我们现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互联网+的模式上面,第一个就是刚才陈总谈到的大数据。现在广东省是农业部大数据的示范省,我们现在也正在做这个大数据。广东的三黄鸡,是我们销量最大的,占全国的份额也是最大的,而且是我们自给自足本土的,也是广东人最爱吃的,我们就把黄羽鸡从产地到消费——黄羽鸡到底去到哪儿了,本省消费多少,外省什么地方的人爱吃这个鸡,全产业链地指导我们的生产。互联网这个时代,了解市场用什么样的方式?就是要通过数据说话,我们就通过大数据模型的建立,比如说广东的荔枝、龙眼、香蕉,到底哪里人最爱吃,还有沙糖桔,发现黑龙江的人特别爱吃广东的沙糖桔,我们的水果大概40%在我们这里消费掉,60%到外省去消费,所以这个对于我们调结构,就是真正的调农业产品的结构非常有好处,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我们广东互联网+现代农业的发展首先是品牌对接,比如我们评的十大名牌,我们跟淘宝、京东,各地建,省级、地市都建了淘宝馆,我们全省现在已经有86个地方的淘宝馆,把这些名牌对接在上面。而且我们也建立了农产品可追溯的平台,现在整个广东有3万多家企业的品牌就进到省级可追溯的平台里面。所以说我们的网上订购是要跟可追溯连在一起。

  • 主持人

    您刚刚提到的追溯系统就可以打消陈总的疑虑。

  • 陈瑞爱

    我的观点是做到二维码的品牌,它的投入品到产地、产区跟它的产户,然后就到采购,再到卖出去。有这么一个完善追溯,这是产品质量的追溯。

  • 主持人

    我们刚刚其实提到了产品的质量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下一个话题的讨论点,因为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质量有时候和效益这个短板还是存在的。那么广东如何保障老百姓的菜篮子跟米袋子的安全呢?

  • 嘉宾程萍

    关于菜篮子,我们广东省制定了菜篮子工程的计划,而且现在国务院对于这个非常重视,对于前面的菜篮子,省长是对米袋子,市长是对菜篮子,要保障各地市菜篮子的稳定供给,主要是几大类的,蔬菜、水果、肉类、蛋类、米,几大类型,在菜篮子的安全上面,我们一方面是保量,另一方面,省级的300个菜篮子基地我们都建立了可追溯的平台,而且可以远程监控,可以追溯可以溯源的。同时现在广东省各级都建立了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检测体系,这个是完善的。广东省的检测体系,我们每年大概随机抽样由公共机构抽样大概200多万份,确保每天在每个地方生产基地都有随机抽样,同时我们还采取“飞行”,就是不定期不定时,我们检测人员可能随机到任何一个生产基地、农业专业合作组织去抽样,这样确保菜篮子的安全。同时要求所有的生产企业,他们必须要有自检,出来的产品首先要符合产地准出的标准、质量安全的检测;到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又有一个准入的检测,进来的所有批次都要检测,所以进入市场又有一个安全检测。而且在各大市场还有检测点,可以随机抽样在那里进行检测,来确保我们农产品的安全。

  • 主持人

    看得出广东省在菜篮子、米袋子安全这块做了相当大的工作,向所长您的观点是?

  • 向晓梅

    因为农产品的品质质量是关键是生命,就像前面谈到的流通是手段,基础肯定是生产,流通只是加速流转的过程,所以对品质质量的提升,最根本的肯定还是在农田、在地里面、在水里、在海洋里面,就是说在你的源头如何保证这种种植、养殖的品质质量的安全,不仅是安全,还有可能是有它的质量提升,比如说改良品种。

    第二个环节是在流通。其实往往大家会讨论到可能是在流通的过程当中产生第二次的污染,或者其他的情况。

    第三在销售环节,就是到了零售的环节之后,如何保证它的安全,也就是说实际上品质质量最基础、最根本在生产,而且这个生产还有跟它相关联的,比如说加工,因为很多农产品还有一个深加工的问题,这个过程当中就有农业到农业加工业品质质量的提升,不仅仅是我们说安全环保,现在还更加强调了健康的一些元素,比如说它里面含有很多对人体有用的,所以很多品种在改良。

    另外,我们得加强全过程的监管,全过程的监管就从生产到流通环节到销售全过程的监管,和一些质量行动计划,就是一些标准来约束。我现在看到市场当中会创新一些新业态,来做农产品品质质量的保障,特别是一些都市型农业,在城市的周边,做的就是适应城市人消费需要的产品,它从源头开始,选择优良的品种培育,到进入到千家万户,跟城市的商业网点对接,有一个全过程的跟踪,有一种质量的保证,当然最后体现了企业的品牌,如果这样能够提升的话,就是我们农产品品质质量的根本保障。

  • 主持人

    陈董在企业角度我们怎么确保食品质量的安全?

  • 陈瑞爱

    从质量控制这个方面,应该说是三个环节要做的,一个是标准体系的建设。无论你是大企业、中企业,还是农户,农户也好、农业合作社也好,一定要有一套标准的体系建设,无论你是种植的、养殖的,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标准体系的建设应该说现在在广东产学研合作、产学研的联盟,其实政府也是积极倡导,这方面既有人才又有实验室的标准。我们广东大华农还有一个农业部的残留检测的中心。我们国家开始有两个,一个在广东,一个在北京,后来多了一个在上海。所以标准体系的建设非常重要,有了这个标准体系的建设,农机站做好宣传推广,包括要下地,要下到生产厂,要去指导。我觉得首先要有这套。第二个就是生产流程,生产流程这块应该说也有一套,必须是标准化的操作,我们要达到这个标准化。广东在农产品的质量安全还是比较保障的,为什么?因为粤东西北地区是农业的重要区域,珠三角核心区应该说不算是重要的农业核心地。所以,对于广东的集约化跟规模化,大概超过60%左右,这个应该说都形成了一县一品、一镇一品,应该都有的。比如肇庆的四会的沙糖桔,比如说柑桔,比如说种了很多火龙果等等,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能够上到大超市里的、大市场的肯定已经是标准化了,我觉得流程是非常重要的。流程跟标准化体系决定企业的成败,因为他投入这么多精力,也是整个家当、家产在那里,应该说如果一旦有风险他全军覆没,就没钱从头来了。所以首先要有标准引导他。

    第三个是检测+监管,政府部门要有作为,广东这块也建立了这个体系。包括中央政府、省政府,各省各地方的财政。我去年一直提检测体系配置到县,连续提了九年食品安全,对于地方监测实验室的配置找发改委,一个一个配下去。原来人也不够,现在基本上人也配了,装备也配了,但是关键应该是,我们检测这块,让农民种植户自己送可能不现实。推进检测机构基地、检测机构,应该尽量往生产地去靠。同时,监测跟监管这块我们要有两种手段,一种就是摸底抽查,一个是抽样,我觉得这是两种含义的。因为我一直都在一线,天天都下乡,我相信农民、生产者本身也不是有意的,但是他不懂,他投入品买回来可能就不行,投入品的检测,这个检测不光是检测成品,卖的消费品,进口的、进餐桌的东西,还得要检测他源头用的,无论是施的农药、化肥,还有投的抗生素,这些源头也很重要,必须也要检测,否则的话既伤农又伤消费者。所以,我觉得应该通过这样的三管齐下,农产品的质量肯定会越来越好。

  • 向晓梅

    一个是刚才陈总讲的,整个国家加大对农业的科技投入,包括她讲的检测,下沉。这里也包括物联网的建设,所以就有追溯,追溯到产品的源头。另外,我看到过很多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我们要发挥好社会中介组织的作用,就是各种跟农业的科技有关的商会、协会的作用,他们来指导,特别是中小农户改进他们的品种,我们龙头企业在里面也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 嘉宾程萍

    我再补充一点刚才陈总谈到的质量安全,检测这块。其实广东在这块也做了一些很好的探索,比如说我们这几年用世行的项目,世行在广东对于整个产地环境投了1亿美金,我们省财政拿了1亿美金,我们选了一些试点的市和县,农民采用IC卡的方式,购买化肥、农药、种子,比如买生物农药,就按照80%的折扣,如果买生活肥料,在这个卡上就可以补贴,买化肥就没有补贴了。这个IC卡非常好,农民拿着这个,化肥农药都降低了。

  • 主持人

    因为这个卡上就规定了买什么。

  • 嘉宾程萍

    他拿这个有补贴。再一个就是我们的科技人员、技术人员就到田间地头普及知识,比如你用生物农药怎么打,什么时间打有效,然后贴那些黄牌、灯啊,减少化肥、农药。我们现在在江门建立了整个投入品的试点,一直到乡镇一级有快检箱,农技人员拎着一个箱子走到田间地头,可以速测,测了以后马上上传到平台上去,这个平台上就可以显示这个地方的农产品是不是安全的,而且这个数据不能改,以前有的地方如果企业自检,一看有这个可能作假,所以我们采取这样的方式。而且对于我们政府的监管,刚才陈总谈到的几种方式,实际上我们都是同时并进的,一方面是常规检查,地产式的每天都检查,还有交叉检查,你这个县检查我这个,大家互相检查,这样就避免当地人,熟悉嘛,这样的方式。还有我们通过第三方,像华南农大、省农科院,委托给他们,他们专业性地随机检查。

  • 主持人

    刚刚三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谈到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我们怎么样去确保它的质量安全,非常的详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再提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非常关注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农村里的年轻人流失了,大家都愿意去大城市,不愿意回到故乡回到农村,面对这种情况,三位能不能从自己的角度想一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吸引那些农村的青年人回来反哺农村呢?

  • 嘉宾程萍

    一个是现在的互联网,其实这是一个新业态,已经吸引了很多的年轻人。我最近在中央电视台接受采访的时候举了一个例子,我看着年轻人成长,而且有一批这样的年轻人,比如说在梅州的时候他父亲卖柚子,原来就是传统的建一个仓库,把梅州柚子村在仓库,一卖卖一年,比较耐储藏,父亲一年可以做个两三千万的销售额。这个小孩华工毕业的,父亲希望继承他的产业,他毕竟年纪大了,但是这个小孩进入这个产业说我不能再像你这样卖,我要卖,你单独给我我自己创业,就搞了一个信息化的平台,他就开始做电商,从他建平台到今天三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做到2亿,从原来单纯的卖柚子,卖广东的三华李、德庆的贡柑,然后沙糖桔,为起点,把广东特色的农产品逐步推开。除了卖以外,他现在也把外省的,比如陕西的苹果、新疆的大枣、核桃也摆在这些平台上;现在他一方面我们好水果卖出去,把柚子卖到国外去,也把国外好的水果、差异化的水果买进来。所以现在在电商里他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的父辈。

    还有一批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在农村进行创业。像在茂名我们看到两个华工毕业生,他们包了一个山,然后在那养“走地鸡”,用互联网的方式,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说我要这只鸡,他就可以把那只鸡抓来给你。就是年轻人的新业态,完全不一样,所以这是一种方式,互联网的方式。那还有其他的,比如旅游农业,建农场,还有像农产品的加工,还有像农业机械化的综合服务,包括无人飞机喷农药,农民需要的服务由他来提供,这些都是年轻人进入到农业的新渠道。

  • 向晓梅

    我觉得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就业,一个是创业。现在农村要吸引到返乡的农民,或者出来打工的农民想乡,大学生回乡、退伍军人回乡,关键是要给他机会,什么机会呢?就是就业机会或者创业机会,这里就涉及到社会主义新农村里发展环境的变化,最根本的是这里要有产业,就是你要给他就业或者创业的机会和平台,他能在这里有这样的生存和发展。还有就是改善农村整个的生存环境,包括田园风光,干净、整洁,而且还能体现当地文化特点。

    另外,整个农村基层的公共文化服务、整个的服务体系要建设起来,因为现在年轻人跟以前不一样,他追求好一些的工作和环境,所以综合环境的改善才能吸引到这些人回去,他有机会做,有工作做,或者有自己的创业事业,还能够在这种新农村环境当中待得下来,这是两个方面,就业和创业。

    为了把就业和创业做好,这里就涉及到中央提出新型职业农民。为什么要提出职业农民呢?就是说按照职业来规划,我们首先说要专业化和知识化,所以政府要有意识地在农民这里进行培训,而且要提高技能,规划里提出要让每个农民掌握一到两项农业的技能,那么他就有一个谋生的手段,或者他去就业,或者他去创业。当然同时这里面会有很多创新的人才出来,成为农业企业家,而且确实现在的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非常迅速,刚才程厅长讲到很多的新业态,农业跟农产品加工,又跟旅游、文化、健康产业结合起来,所以他做出来的东西可能就是既有制造也有服务,而且还通过现在互联网的手段去融合在一起来做。这样一方面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回去就业,另一方面我们说“双创”进入农村,就是创新创业平台也从城市往农村延伸,而且很多农业技术的推广都下沉,都有更多的网点到基层,对于年轻人的创业也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所以“职业农民”就使得这些农民获得这样职业的知识,也有这样的技能而且有这种意愿,将来还会形成这样的文化氛围,就是大家愿意待在农村,热爱这块地方,去建设这样的家乡,把它建得很美好。

  • 陈瑞爱

    我觉得应该这样说,首先不要老是叫他回乡务农,肯定很多人不愿意回来。其实我觉得农业经济也不能完全叫农村经济。我们将来可能城乡就结合了,不一定叫做农村了。

  • 向晓梅

    他的名称不能变,不能变成城市人。

  • 陈瑞爱

    现在统一都叫居民。但是比如说像我现在的那个地方,就是从县城到十公里以外,应该说在县城中心跟那个村里都是新城镇,都是同一个居民户口,没有区别的。有区别的是什么?在县里面的人有可能有一个固定的工作,他本来是在农村长大的,有可能有些出来打工,有些考上了会读大学或者职业学校,当有一技之长以后,他就有职业选择了。可能他回到乡下,家里虽然留了土地,但是没有留下农业的产业,没有资本,又没有人教他怎么经营,所以他回去相当于没事儿干,无奈到城里打工。我认为现在我们国家确实是要返工哺农,虽然每年三农有不少的补贴,但是毕竟还是不够。我觉得一个是专门成立这块的农业发展基金,然后用于培训,用于对农业设施,包括农业的转型,新的生产力、新的技术,系统性做培训。他们现在为什么能够在城市打工?因为刚来的时候先一起培训,比如像我们产权合作的那个集团,新来的无论是谁,接受一个月的岗前培训。这些人为什么能够养1700多万头猪?就是培训出来的。所以也许要有一个基金,尤其是针对家庭农场、专利合作社,来培养这些人才,这是第一。

    第二还是刚才讲的,国家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现在供给侧改革关键是“去”,低质的太多,所以农村这块关键是“去”,不去就不可能转。农业的“双创”必须得引导他们过去,农业金融政策上多给他们做一些补贴,这样做起来以后,农业就真正实现一产有人做了,一产的人有了钱愿意做二产,二产的人又跟电商三产融合,生活生产都很美好。

  • 主持人

    今天非常感谢三位嘉宾在人民网的演播室和我们一起探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些看法以及建议。中国的未来应该是属于中国的农业,农民强了农民富了中国人就富了。最后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本期节目就到这里。

已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昵  称: 评论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